郑和与马六甲

(取自1935年出版《培风学校二十周年纪念刊》)

叶华芬

 

郑和是明代云南人。据云南昆阳地方出土的李至刚所撰的马公墓志铭中所记的,『马公名哈只,有二子,次子和,事今天子,赐姓郑,为内官太监。』可知郑和原是姓马,是一个回教徒。明史列传记云:

『郑和云南人,世所谓三保太监者也。初事燕王于藩邸,从兵起,有功,累擢太监。』

郑和在日,人即称之为三保太监(或误作三宝太监),而海外华侨更有称之为郑三保,或三保公的,迄今仍然。

世称郑和为三保太监,究取何义?查成祖即位后,重用宦官,所有大事均派宦官主持。在当时所规定的制度中,未见有『三保太监』这个名词,可知这个名词并非官衔。近人温雄飞解释说:

『三保太监,并非官衔,乃民间一种传说。当时太监之奉使出洋者,不止郑和一人;尚有候显,尹庆,王景宏,张兴,马麒,马靖等,而其声势最煊赫者,实推郑和,候显,王景宏等三人,故谓之三保太监。』

我们对于上说,很怀疑。我以为『三保太监』不必指多数人,或者就是郑和的绰号。明史郑和传明记『郑和世所谓三保太监者也』,可证明三保太监就是郑和,不兼指他人。我以为『三保太监』是郑和的绰号,直到郑和因下西洋而声名大震,民间传为美谈,所以这绰号才普遍了当代,成为郑和的别名。至于何以他的绰号称为『三保』,我以为三保应是他故乡的地名。民国二十二年四月,余友万慧法师到马六甲,谈次涉及郑和传,他说他与我同此主张,大概三保是郑和云南故乡的地名。我国人屡有以地名做人名的绰号,此说当然很可信。

郑和一生最大的事业,就是他七次奉使下西洋。未出使之前,照明史列传所记,他曾从燕王起兵有功。可是他那时的军功,合了他晚年对于明廷的功绩,还比不上他下西洋这樁事件的光辉盛大。可知他下西洋一事,所以能脍炙人口,成为民间美谈者,有以然也。

郑和为何而下西洋?这问题确有预先研究的必要,在我尚未讨论本问题之先,必须声明一句话,那时所谓西洋者,包括有今日华侨所称的南洋各地,就是今日印度洋的四周,都是那时『西洋』的范围。查郑和下西洋的原因,明史列传有下列的记载:

『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踪迹之,且欲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永乐三年六月,命郑和及其侪王景宏等通使西洋。』

从此观之,郑和出使西洋的第一原因是因为明成祖疑明惠帝亡命海外,故欲踪迹之。查明太祖(朱元璋)得天下后,惩宋以孤立而亡,所以大封诸子于各处要地,近边诸王,得拥重兵。太祖薨后。太孙嗣位,是为惠帝。惠帝虑诸藩跋扈,故欲设法削弱诸藩势力。燕王棣素善用兵,部下多强兵,藉诛惠帝左右重臣齐泰黄子澄等为名,举兵叛变。战事结局,南京(当时的国都)城陷,宫中火起,惠帝不知下落。燕王即位,是为成祖,年号永乐,是明朝第三帝。他疑惠帝流落海外,故遣心腹的太监如郑和等,出使海外各国,借聘使各国的名义,暗中秘密负有政治侦探的使命,这当然是可信的。

郑和下西洋的第二原因,据上面引文所说的,是为着要扬威海外。这当然也是可信的。以明成祖的英才雄略,坐拥重兵,想要扩大国威,招徕诸蕃,不特是乐为的,也是必要的。

郑和下西洋的主要原因,除我国正史所举者之外,还有一种是我国前代史家所未知的。据锡兰古史的记载,当公元后一四〇五年(即明成祖永乐三年),有中国佛教徒一队,来锡兰献香于佛齿圣坛。该队香客颇受锡兰国王维哲耶巴虎六世(Wijayabahu VI.)的虐待。明成祖怒锡兰王的暴行,欲重振国威于异域,乃遣郑和率舟远征。

近来有人主张郑和是个回回教徒,他下西洋最大的目的应是参拜麦加圣地。我以为参拜麦加圣地是很可能,很近理,很可信的,若谓这是他出使最大的宗旨,那我不知是从何说起,有何根据了。

据西洋记一书所说的,郑和下西洋的目的,是在于寻觅传国玺。据传中国上古开国的传国玺,久已失落于海外,所以明帝遣郑和乘舟往海外去寻找。这是荒唐无稽之谈,毫不足信,只因有过这样的说法,故亦录之而已。

综合以上而论,郑和出使西洋的宗旨,最显著者,是要展布中国的威武,扬耀中国的富盛;在暗中,他当然负有侦探惠帝及其党羽的踪迹的使命;而锡兰虐待中国香客的交涉,或郑和本身想去参拜回教圣地,这都是极可能而可信的,但决不是主要的原故。

现在谈郑和出使下西洋前的准备。

考郑和出使西洋,自永乐三年(即一四〇六年)至宣德八年(即一四三二年)回国止,共历二十八载的时光,在这二十八年中,他曾先后航海七次。从各方面史料比较观之,似乎各次的船只人员,均不相同。

郑和首次下西洋是永乐三年(即一四〇六年)的事。明史郑和传记云:

『永乐三年六月,命和及其侪王景宏等,通使西洋。将士卒二万七千八百余人,多齎金币。造大舶,修四十四丈,广十八丈者,六十二。』

郑和第二次下西洋的年代,据明史所指示的是永乐六年八月,但据郑和的随员费信所著的星槎胜览所记的,是永乐七年。星槎胜览记此次郑和下西洋的船只云:

『永乐七年己丑,上命正太监郑和等,统领官兵,驾使海船四十八号,往诸蕃国,开读赏赐。』

再查郑和第七次(末次)的下西洋,是宣德五年(即一四三〇年)事。关于这一次航海详情,有祝允明著的前闻记,可资参考。前闻记记此次随征西洋有官员,军士,繙译,书记,会计,医生,铁匠,木匠,舵工,水手等,共二万七千五百余人;而船舶则为大(舟宗)船,有大八橹与小八橹之分。主要船舶也有名字,船名中有清和,惠康,长宁,安济,清远等。所有的船舶,都曾编列号数,俨若今日海军组织。

由上面的叙述,可知郑和历次的奉命航海,其船舶及随从人员的额数,均不一同;但一三两次的船只,都在五六十艘间,而一七两次的随从人员的人数,都在二万七千余人左右,可知其声容之盛,实前古所未有。

西洋记中有一段有趣的记述,姑节禄之,以观其盛况之一斑,并非可靠的史料也。据说当时郑和的船只,共分为六班。第一班的船舶,叫做『宝船』,约有三十六号,每船上有九道桅;各船长四十四丈四尺,阔一十八丈。第二班的船,叫做『战船』,约有一百八十号,每只船上,有五道桅,各船长一十八丈,阔六丈八尺。第三班船,叫做『坐船』,约有三百号,每只船上有六道桅,各船长二十四丈,阔九丈四尺。第四班船,叫做『马船』,约有七百号,每只船上有八道桅,各船长三十七丈,阔一十五丈。第五班的船,叫做『粮船』,约有二百四十号,各船长二十八丈,阔一十二丈。总计五班的船只,共有一千四百五十六艘之多。(?)每一号船中,有明三暗五的厅堂,有明五暗七的殿宇。每一号船上面有三层天盘;每一层天盘里面,摆着二十四军官。日上看风看云,夜里观星观斗。国家集了一十三行省的钱粮来完成这个大舰队的建造。至于奉使的上下官员的衔号人数,计有:总兵官一员,衔『征西大元帅』;副总兵官一员,衔『征西副元帅』;左先锋一员,衔『左先锋大将军』;右先锋一员,衔『右先锋副将军』;五营大都督,中都,左都,坐都,行都,均衔『征西太都督』;叫哨副都督,参将,游击,都事,把总,均衔『征西副都督』;指挥官一百员;千户官一百五十员;百户官五百员;管粮草户部官一员;观星斗阴阳官十员;通译番书教谕官十员;通事的舍人十名;打干的余丁十名;管医药的医官医士一百三十二名,三百六十行匠,每行二十名;雄兵勇十三万名有零;神乐观道士二百五十名;朝天官道士二百五十名。这些记载,并非可信,然而民间所传述三保太监下西洋的仪容,确是这样壮大极的。

郑和历次下西洋,虽然都由当时国都的南京,或长江口的刘家港(即今浏河附近)出发,然都先到福建闽江口,在此地停留久暂不一。闽江口自昔即为海上船舶云集之所,郑和屡次停留于此,必与其航海应有的准备有关。大抵因为从者众多,粮秣器用,购办需时,而船舶之修理,或重新建造,或招募士兵水手,均须在此办理完妥。

郑和的出使,挂着正使的名义,而王景宏副之。永乐十年信记云:

『随奉使少太监杨敕等往榜葛刺等国。』

鞏珍西洋番国考记,历次随郑和出使西洋者,有太监杨庆,及内官孔和,卜花,唐观保,洪保,太监罗智,大使袁诚,李兴,朱良,杨真等。

追随郑和出使的次要官员,如马欢,费信,鞏珍等,都是极重要的。据说马欢是回回教的阿衡,(即宗教师之谓)郑和用他做繙译官。他回国后,曾将追随郑和出使所到过的各地所得的见闻著述成书,名曰瀛涯胜览,是最早一部论述郑和出使情形的书,该书成於永乐十四年(即一四一五年),后来纂修明史时,曾以这书为主要的根据。费信吴郡崐山人;家贫但笃志好学。二十二岁后,凡四次跟随郑和等出使西洋。第一次的随征,据星槎胜览所记的是永乐七年,曾到过马六甲;第二次,是永乐十年;第三次是永乐十三年;第四次是宣德六年。他曾于一四三五年著星胜览一书,书分前后两集,前集记亲身所到的各地的情形,后集记他未亲身到过的各国的情形,是他从他的朋侪中采访蒐集所得的材料所编成的。鞏珍于明宣宗嗣位时,随郑和王景宏往使海外,那时他任总制幕府之事。宣德九年(即一四三四年)著西洋番国考。郑和第七次航海时,有祝允明者,曾著前闻记,详述该次航海三年中的事。这些人都是郑和下西洋时的重要随员,都有著述留传后世。此外不重要的随员,多已不可考矣。

郑和先后凡七次奉使下西洋。兹据明史本纪及列传,及星槎胜览,及他人的考證,订正其年代,并加以简要说明,尤注意与马六甲有关系的几次。

郑和第一次下西洋,是永乐三年(即一四零五年)的事。该年六月,郑和的舰队自苏州刘家河出发,先到福建,后自福建五虎门扬帆前往占城;占城在今法属越南。到占城后,郑和才行『以次遍历诸番国。』这次的航线是由占城,直往三佛齐(在今苏门答腊东南岸)诸国。五年九月,郑和返国,诸国使者随和朝见。郑和献巨港(在今苏门答腊东南岸)酋长陈祖义,戮于都市,就是此时之事。查这一次郑和并未到过马六甲,但马六甲先已两次进贡过中国;第一次马六甲(明史满刺加)入贡中国,见于明史满刺加传,当永乐元年十月,中官尹庆出使马六甲,宣示威德,马六甲酋长拜里迷苏刺大喜,遣使随庆入贡中国,详见拙著古代马六甲王国入贡中国考。由此观之,可知马六甲最初与中国发生关系,与郑和无干;一般人士每谓郑和通使马六甲后,马六甲始闻于中国,可不攻而自破矣。

郑和第二次的下西洋,是永乐六年(即一四〇八年)九月的事。据明史郑和传所记,此次的航线曾达到印度锡兰。这次的来到马六甲。明史列传满刺加条下记永乐六年郑和使马六甲,永乐七年马六甲入贡中国,永乐九年六月,郑和返国,献锡兰国王亞烈苦奈儿及其妻子官属,这个国王就是刚才讲过那位虐待中国往锡兰进香的佛教徒的人。

郑和第三次的下西洋是永乐十年(即一四一二年)十一月事,由明史郑和传观之,这一次的航线达到苏门答拉。郑和在苏门答拉时,曾追战当地的伪王子,并俘其妻子。十三年七月,郑和回国。这次归途中,他曾否到过马六甲,史籍无明文记载。梁启超曾说,郑和这一次来南洋曾历苏门答拉,满刺加等十九国,似有可疑处。

郑和第四次下西洋,是永乐十四年十二月的事。明史列传记:

『(永乐)十四年冬,满刺加,古里,等十九国,咸遣使朝贡。辞退,复命郑和等偕往,赐其君长。十七年七月,还。』

那么这次郑和又到过马六甲,应是无可怀疑的了。引文中所说的古里,在今印度西岸,可知这一次在前往印度的航程中,取道且逗留于马六甲,都是很明显可知的。

郑和第五次的下西洋,是永乐十九年春的事。永乐二十年八月,还国。这次的航海,历时只一年,明史未载所到者是何国。

郑和第六次下西洋,是永乐二十二年(即一四二四年)正月的事。这次的出使,郑和衔有册封旧港(在今苏门答拉东南岸)宣慰使的使命。去后数月,郑和即返,明史虽不记何月,但知郑和回抵南京时,成祖已晏驾。由此一点观之,可知郑和返抵本国必是那一年内的事,而且以气候风期测之,最迟必不逾秋末。洪熙元年(即一四二五年)二月,仁宗命郑和以下西洋的军队,守备南京;南京此时已不再是国都了,国都经已迁往北京了,南京设守备,自郑和始也。从这次短促的航期看来,郑和应该不曾到过马六甲。

郑和第七次的下西洋,是宣德五年(即一四三〇年)六月的事。明史郑和传记:

『宣德五年六月,帝以阼岁久,而诸番国远者,犹未朝贡。于是和,景弘复奉命历忽鲁谟斯等十七国而还。』

这一次郑和曾到过马六甲,或者是因送载马六甲的贡使回国才来的。因明史满刺加传有记:

『宣德六年,(满刺加)遣使来言暹罗谋侵本国,欲入贡,惧为所阻,……帝命附郑和舟归国……』

关于郑和这一次--就是最末次--航海的情形,有祝允明的前闻记有详细的记述。宣德五年十二月初六日,郑和率舟由南京附近的龙湾放洋。二十日,出附子门,即今杨子江口。宣德六年二月廿六日,抵福建海岸的昌乐港;十二月初九离闽江口外的五虎口,行十六日,于月之廿四日抵占城。据此记载,当时的航线,先由占城直达爪哇的泗水,然后取旧港(即今之巨港)。到旧港时,已是七月一日了。由旧港北行七日,于(宣德七年七月)初八日抵满刺加,在此(指满刺加)逗留一个月之久,于八月初八日才离满刺加。西北行十日,到今之阿齐(今苏门答拉北端)。后由阿齐直放锡兰,古里,于十二月廿六日,抵忽鲁谟斯。宣德八年二月十八日,回航。可知郑和在他最末次的航海中,曾逗留在马六甲一个月之久。

宣德八年(即一四三三年)七月,郑和由西洋回抵本国。自此之后他不再航海了。他那轰轰烈烈,号称明初第一盛事的前后约三十年航海出使西洋的功业,即此结束焉。

郑和一生最显著的功绩,就是上文所讲述的自永乐三年到宣德八年间实共二十八年中七次奉使下西洋的事。七次奉使的成绩,除上面各种引文中可散见者外,明史郑和传也有可以补充的补料,兹录之于下:

『和经事三朝,先后七奉使,所历占城,爪哇,真腊,旧港,暹罗,古里,满剌加,渤泥,苏门答剌,阿鲁,阿枝,大葛兰,小葛兰,西洋琐里,琐里,加异勒,阿拨巴丹,南巫里,甘把里,锡兰山,喃渤利,彭亨,急兰丹,忽鲁谟斯,比剌,溜山,孙剌,木骨都束,麻林,刺撒,祖法儿,沙里湾泥,竹步,榜葛剌,天方,黎伐,那孤儿,凡三十余国。所取无名宝物,不可胜计;而中国耗费亦不貲。自宣德以还,远方时有至者,要不如永乐时。而和亦老且死。自和后,凡将使海表者,莫不称和以夸外番。故俗称三保太监下西洋,为明初盛事焉。』

  郑和何年卒,已不可考。他七次奉使得过何种赏赐,正史亦无记载,真可叹也!我国正史中关于郑和的史料太简略,就是不可靠的野史传说,亦不多见;后世要光扬这位民族伟人者,竟然无从着手,讲来宁非憾事!

  最后所要论的是郑和时代马六甲王国的情景。郑和初次来到马六甲,前文已詳之,是永乐六年(即一四〇八年)之事,是他第二次的航海,途中逗留于此。他到马六甲国时,已是永乐七年春间了。那时马六甲的情景,可由马欢瀛涯胜览书中的一段看出很清楚。这书记云:

『满刺加旧名五屿,以海有此山也。东南距海,西北皆岸。岸连山,地瘠卤,收获殊寡,故未称国。隶暹罗,岁输金五十两,否则被划,永乐七年,已丑,上命太监郑和册为国王,王自是不役属暹罗,携妻子赴京谢,愿修职贡。上赐舶还。其境有大溪,灌王宫入海。跨溪桥之,构亭其上,约二十余楹,交易者来集,俗尚回回教,持斋受戒。王以白缠头,风俗淳朴。民舍如暹罗,联榻跌坐,业渔。刳木为舟,泛海而与。婚表类爪哇。中国舶亦至其地。存木为棚,辟四方鼓楼,夜巡以铃。内设重栅,有仓库可以贮货。五月中,方发舶。厥产黄连香,乌木,打魕香,此香乃树脂坠地成,遇火即燃,国人以当灯及涂舟,水不能入;明莹者若金薄,名珀是已。』

费信的星槎胜览亦记云:

    『满刺加国自旧港起程,顺风八昼夜至此。其处旧不称国,傍海居之,山孤人少,受降于暹罗,每岁输金四十两,以为纳税。田瘠少收。内有一山,泉流溪下,民以溪中淘沙取锡,煎销成块,曰斗块。每块重官秤一筋四两。及织蕉心簟。惟以斗锡通市,余无产物。气候朝热暮寒。男女堆髻,身肤黑漆,间有白者,唐人种也,俗尚淳厚,以淘锡于溪,网鱼于海。房屋如楼阁,即不铺设,但有木条稀布,高低层次。连床就榻,箕居而坐。食饮厨厕,俱在其上也。货用青白磁器,五色烧珠,色绢,金银之属。永乐七年,皇上命征使太监郑和等赍捧诏敕,赐以双台银印,冠带袍服,建牌封域,为满刺加国。其时暹罗始不敢扰。』

至于郑和首次奉命册封满刺加国王的情形,已详他章,兹不复述。

    郑和第二次下西洋,据说曾到过马六甲。后来马六甲王即遣使入贡,是为马六甲第三次的进贡中国,已于前章中详之矣。自此之后,郑和又曾到过马六甲,他第三,第四及第七的三次航海,都曾到过马六甲。关于这几次他们到马六甲时当地情形到底如何,我们得不到何种材料,无何足述。

創作者介紹

培风中学图书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