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之恋』之三~巴仙

黄润岳

        

一般人批评华校,尤其是批评独立华文中学校长,有三个标准。第一是学校愈办愈大,学生人数逐年增加;第二是参加政府考试,学生及格巴仙高;第三是替学校多省一些钱。如果就事论事,这三个标准都有问题。也可以说是不符合教育原理的。

 

         我可以说是毕生从事华文教育,而且做了廿多年的华文中学校长,我的运气很好。在龙引十四年,在培风中学十年,用上面三个标准来衡量,我都是一个好校长。

 

         我特别要说明是我的运气好,因为我对于这三个评定的标准就完全不同意。

 

         先谈龙引的那十四年罢。因为新文龙中华中学是新创的,从初一两班开始,发展到高师,后来增办高中。班级每年增加,学生人数也相对的增加。最高到过八百六十人。在那个小市镇,用新加兰、文律、龙引三区的力量来维持一间中学,学生人数愈多,董事会的负担愈重;而且有四分之一以上的学生,都是从外地来的。董事会不得不建学生宿舍来收容。有了百多名男女寄宿生,膳食琐碎已够麻烦,何况不免有三病两痛的!

 

         多一个学生,还只是增加一点负担;多一个寄宿生,就多一份责任。后来到马六甲,我一直不想收寄宿生,便也不赞成增建学生宿舍。当然这也不是完全因为怕麻烦,还有许多其他的原因。龙引是乡村,情形不同。外地来的学生,要租屋要付伙都不容易。

 

         三区的经济,相当雄厚。为了维持这间新办的中学,在董事长郑振中先生领导之下,真是人人出力,个个出钱。不论添置建设,要用多少,便筹得到多少。而振中先生办学,只求尽善尽美,其他在所不计。我这个做校长的,既不用愁经费来源,也不必畏首畏尾,该用的就用,没有吝惜。我和振中先生,可以说是都有一点少爷脾气,只求其好,不大在乎钱的。只要不是浪费,多用点钱没有关系。

 

         想不到锦上添花似的,新文龙中华中学第一届初中毕业生,参加初中会考,全部及格,首创一百巴仙的记录。从此奠定了学校的地位,也似乎建立起我个人的声誉后来我好几次被介绍为『会考一百巴仙及格的校长』。

 

         记得报纸公布会考成绩的那天早上,我在峇株巴辖参加教育局主办的什么会议,振中先生派人通知我:参加会考学生全部及格。我听了,自然高兴;但却没有什么特殊的惊喜。会后用茶点时,有许多人来跟我道贺。我才慢慢领悟到:这并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讲一句坦白话:这种成绩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而且我的确没有把会考的得失看得这么严重。我自己在初中会考时,便有一科英文不及格。

 

         全部及格就是一百巴仙及格。说成一百巴仙,似乎更有意义,更有力量。第二届初中毕业生参加会考,又是一百巴仙。第一届高师毕业会考,也有九十六巴仙。有了这几次的巴仙之后,在人们的印象中已形成了『定见』,牢不可破。即令后来巴仙减低,别人也不理会。

 

         我是深受会考及格巴仙之惠的。但是,我到今天仍不以为然。有些学校为了要有良好的会考成绩,把整个的教学重心完全放在『会考』上。不用会考的科目,连课也不排。等而下之的,便是在考试时纵容学生。也有不让成绩较差的学生参加会考的。我在龙引十四年,头两届初中毕业生都是一百巴仙会考及格,我并没有强调会考的绝对重要性。毕业班功课,不因会考而调整。凡是毕业班学生,都可参加会考。在考试时,无论校内校外,不准舞弊。

 

         我的『考试严格』的作风,一时便传开了。记得我奉派赴某校主考时,该校校长事先就向学生及老师宣布:『这个人很麻烦,大家小心点』。我在龙引最后的那一年,竟是一些马来考生(大部分是马来学校的教师)来要求我担任马来文『学校文凭』的主考。我好生奇怪!原来龙引区考生都要到峇株去参加考试。他们向教育局要求在龙引设考区,教育局的条件是要我作主考,我的学校作为考场。我告诉那些考生:要我作主考,我就要严格执行考试规则。他们说:当然,当然。我便同意了。

 

         我来到培风中学,首先就碰到学生人数是否会增加的问题。最妙的是我一到校办公,便有一些同学要求发给离校证明书。我一直是『来者不拒』。并且告诉他们,不用找我,直接向教务处的文书要就好了。听说有些校长不十分愿意签发离校证,好像有学生要离开是不十分光彩的事。照理说,领了离校证便取消了学籍,不能再回来读了。头几年,我没有认真。领了离校证的,要回来就回来了。有一两个初级教育文凭成绩好的,要转去英校。有些老师听了很生气,我倒不在乎,人各有志,何必勉强。在我十年任内,转去英校的,也不过那三几个而已。

 

         一九五六年以后的那几年,华文独立中学的学生人数普遍减少。原因很简单,那些国民型中学也就是从前的英校,包括改制的华校在内门户大开,华文小学的毕业生在离校之前,早已把那些学校分配好了,不用家长申请。有许多家长还以为要进独中也是要政府分配的。

 

         每年初一新生有减无增,而高中及高商的毕业生却大批毕业离校。于是培风中学的学生人数,也在逐年减少。从一千二三百降到六七百,令人痛心。我这个做校长的,不仅脸上毫无光彩,因学生人数少而引起问题更多。例如高三只剩下二三十人了,仍得开一班。其他班级也常常是少开一班教室坐不下,多开一班每班人数都太少。每班学生人数太少,所收学费也少。收入少,支出反而增多,常年经费的不敷赤字就更大了。

 

         为什么支出反而增加呢?

 

         学生人数减少,班级也少,而教师人数不能减,可能还要增多。例如体育老师一位不够;美术及音乐老师至少各需一位;生物老师一位太多,没有又不行。独中老师的聘书,虽然是一年发一次,培中老师多是年资甚久的。我们也不能因为学生少而将一些老师解聘。在改制前后,这些老师们坚守岗位,不计待遇,不跳槽到国民中学去,都是忠贞可敬的。几年下来,独中教师变成无路可走,不像从前可以换来换去。若不续聘,实在很难再找到一个教师职位,别一间独中也有同样的难题。

 

         独中教师的待遇,多是按授课节数来计算薪津的。班级少,授课节数跟着少,教师分配的功课也少了。教师的薪津本来就低,教一节课,每月有十多廿元。按照聘书规定每周至少授课廿节,教足廿节,每月少的只有两百多,多的也不过四百多。

 

         现在因为学生少,每位教师还分配不到廿节。功课的分配,已经是使人头痛的问题,再加上节数多寡的安排,简直是像分家一样,要面面兼顾。好在负责教务的是曾锦祥兄,他和我同事廿多年,知我心性,不辞劳苦。每年年初,我们至少有一个星期要寝食不安。

 CCF20140429_00000  

         由于学生人数不多,年假期间虽然规定了招生日期,过期而来的,仍不得不收,甚至于在开课一两周之后,还有要求入学的。假若教室有空位,也会收下来。记得有一年有几位高三同学,迟迟不缴费注册。过期很久才来,我立刻拒绝。他们倒轻描淡写的说:我们以为高三的学位没有问题。我大骂了他们一顿,还在周会中告诫大家一番。如此这般,每年的各级学生人数,往往在开学前一两天才能确定。分班编级之后,才能分配教师功课。在编排课表之前,还得把每位老师可得薪津先行申算,彼此相差太远固然不妥;同一位教师与前一年的增减太多也不行。这一片苦心,实在难为人所了解。

 

         我胸无城府,更少偏见。我们分配的功课是可以公开的。知道了某人的功课,也就知道了某人的薪津。我常常在校务会议中向全体教职员讲明:『整本账簿都可摊开来,没有一点秘密』。甚至于我还来个概述,对于某些情形作特殊说明。

 

         有两年,学生少到每位老师分配不到廿节课。我便和董事会商量,酌量增加主要功课的授课时间。增到不能再增时,我又和董事会商量,会考班级另加补习,补习的授课时间以两节作一节计薪。这原是没有办法中所想出来的办法。不料竟有人认为教两节补习拿一节的钱,变成二等教师,很不公道。其实我已是仁至义尽了。我的太太也在培中教书,我便只分配两班华文,等于半个教师。到了华文教师不够分配,她和另外一位老师又一人教三班华文,天天改簿子作文,周记和大小楷永远改不完。

 

         分配功课,不只是节数多少的问题,还有工作轻重的问题。教一班华文比教三班史地的工作都重。我们华校教师除了英文巫文,通常分为两类,文史地和数理化。一位老师要教三班华文,有些学校便另给一两节空节,即多一两节的待遇,不用上课。这种办法也有麻烦,因为英文老师都是教三班四班,巫文老师有教八班十班的。于是,每位华文老师只教两班华文,其他的节数就排历史或地理。然而高中的史地,为了应付会考,都是英文本,初中每班有史地各两节。一位华文教师包办两班文史地,节数还不够。华文老师的流动性不大,少了班级固然不能解聘华文教师,增加了班级也不能多聘华文教师。专业华文工作太重,再排其他史地又不可能。幸好培中有几位华文老师可以兼教算术,不用兼史地功课。后来再请体育音乐老师也兼教一两班华文,问题就不严重了。

 

         独中学生人数日渐减少,已经威胁到独中的存在了。我们处身其中,精神上痛苦万分,独中教师的待遇菲薄到生活都难维持。但是。同情却是有限度的。

 

         接下来连华文小学的入学新生也在减少,问题就严重了。在整个华人社会中,再度掀起了华人子弟进华校的热潮!不过,对独中来说,影响并不太大。

 

         我曾经访问马六甲各地的华文小学,同时分赠四年级以上的同学每人一张书签,上面印了培中简介。每位校长和老师都很热忱的接待我们(培中事务主任王群良先生陪我一道去的)。他们都很支持华小毕业生应该进独中的原则。有些也坦白告诉我们一些困难。

 CCF20140429_00001  

         我们已经是行到水穷处了。想不到教育部宣布英文小学要逐年改换教学媒介,最后变成国民小学,使我们可以坐看云起时。第二年,华文小学的新生入学登记户为之穿,各地独中新生也突然增加。从此,峰回路转。培中初一新生有一年多到要开七八班,连商一开三班也都不够。有时候变成教室可以坐多少学生就收多少学生。所有的困难都烟消云散了。

 

         学生多,连成绩好的学生也多了。

 

         在这里,我想引述二个笑话:

 

         培中一位老师以家长的身份,去参加某华文小学的毕业恳亲会。他和同坐一排的几个毕业生谈天,问他们明年到那里去升学?大家都说是去某英校。他便问:没有那个去培中?大家指着后排某位同学:『他去,他去。他有好几科功课不及格』。第二天,这位老师来校转述给我听,我们两人只有摇头叹息,无话可说。我还告诉他,我也遭遇过类似的事。

 

         有一位家长找我和我大谈华文教育,华人子弟应该进华校。后来他很慎重的告诉我,他有一个儿子明年一定送来培中,却又拖上一条尾巴:『他的成绩是差一点』。我听了,真是啼笑皆非,还要答一句:那很好。

 

         初一进来的新生,程度很差,四年之后要参加初级教育文凭考试,又是用英文出题作答的,怎么有良好的成绩呢?

 

         政府会考的成绩,既然成为评定学校好坏的标准,董事、社会人士、家长,甚至于校友们,都全力关注到学生的及格巴仙率。一方面逼学生,一方面也逼有关教师。会考成绩好,也有嘉奖老师的。

 

         每年会考成绩公布,连我也跟着紧张。某校如何好;我们应该如何如何;董事会可以多花一点钱来开补习班;多责成有关老师……各种建议、各种办法都来了。他们只忽略了一点:考生本身的基础!有时我简直听得要厌烦到发起脾气。『又不是我校长去参加考试……』;『那间学校校长那么有本领,何不请他来做……』。讲教育原理没有用,分析困难也听不进耳。最好是校长逼教师,教师逼学生,一切为政府考试,只要会考成绩好,什么都可不管。

 

         培中初中都是中文课本,只有高一一年的准备已嫌不足,何况还要用英文?还有许多英校转来的,本来就是成绩差、会考不及格的,他们想再考。商科学生数学理化都不学了,课程完全不同,有些也要去考。讲得不客气一点,有些简直是牵牛上树。然而,校长和老师们却须承当全部后果。高中也好,商科也好,任何一位同学只要愿意付这笔考试费,谁都可以报名参加考试。有一些同学明白讲是『要碰碰运气』。他们不知道因而托低了及格巴仙率,校长和老师便有罪咎。

 

         我在重重压力之下,不能不设法适应外在的要求。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是限制成绩太差的学生参加考试。这也是久已通行的老办法。我究竟是一个学教育的,我不能牺牲学生来建立自己的名誉,办教育并不是祗图会考成绩优良。我的限制学生参加的办法是在初一来一个甄拔考试,考英文数学及巫文三科。差别太离谱的学生,就不要他报名。这与我的原则是相违的。我曾在周会中向同学们解释:大家都看重会考及格巴仙率,而且又有同学抱着碰碰运气的心理去参加,因而不得不稍加限制。联邦教育文凭考试,与考生有一定的资格限制,考试费也贵,参加的考生都非常用功,所以不用学校来操心。

 

         初级教育文凭的学校甄拔考试,标准定得很低。三科总分是三百分,三科各十五分,便准报名。可以说是十五分及格。可是仍旧有许多同学不能达到这种标准。有的自己来要求,有的家长来要求。我记得有位家长说得轻松:『我知道他的数学成绩差一点点,我准备丢掉十五块钱考试费,让他得到一点经验。他的英文不错……。』我一看成绩,原来他的英文有廿分,巫文十分,数学是零分。我仍得耐心的为每一位的家长作详细的解释。有的家长满意,有的家长不满意。我曾在某报的读者投书中,看到家长投诉:独中校长,不准学生参加政府考试。

 

         有许多人认为只要补习就可以提高程度。参加政府考试,也是一样。于是,董事会愿意多花一些钱来办补习班。

 

         我在培中,也为要参加政府考试的同学开补习班。考联邦教育文凭的,补习都很认真。考初级文凭的,可就使人头大了。好容易和教师商量才把补习时间表排妥,来补习的同学愈来愈少。他们有千百种理由来解说。假若学校不开办补习班,将来会考成绩不好,校方的责任就更大了。

 

         我对于开办补习班,有我的看法。我认为考试有考试的技术,尤其是华校学生要用英文参加考试,更需要经过训练,补习班便是训练同学们如何去应付考试。这并不是办学校的主要目的。我在龙引,便曾联合几位老师出版过『历届初中会考试题解答』,帮忙初中毕业生如何去应付会考。当时教育部的英国官员,并不赞成,后来的考卷都印上『保留版权』字样。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不是正途。

 

         我做了十几年的学生,参加过多少次考试。只讲马来西亚的政府考试,我做过主考监考,我出过题,我阅过卷。对于考试,我可以说是有相当的经验。每年我都向有关学生讲讲如何参加考试。我不重视政府考试,我的学生(包括我自己的儿女在内)却不能不参加这些考试。要参加考试,当然希望考试及格。这并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培風書苑

培风中学图书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