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义之老师毕业于中国湖南大学中文系,1959年~1961年及1964年~1981年于本校任教,并担任文史科老师一职。

登金山记

(取自1971年培风中学毕业刊)

龙义之

 

       辛亥七月,第二学期放假之次日,本校高三理科班全体男女同学有爬山壮举,目标为拔海四千一百八十七公尺之金山,予历年在诸生之周记及作品中,早已神游其间,心响往之,以未能亲历为憾!因此在诸生盛意邀请之下,亦不知老之将至,欣然偕游,其亦偷闲学少年欤!

 

       金山位于柔、甲两州之交界处,面积虽不广,然层峦耸翠、孤高独秀,在平原多高山少之马国而言,不失为庸中佼佼。相传其地有藏金之矿,并附会有金牛之神话,因是而得名。予不懂地质学,亦无掘金之念;惟感该山全为原始森林,天造草昧,为未开辟之处女地,即有藏金之所,亦尚有待于科学之探察。但如能施予人功,作有计划之建设,则不难成为一幽清静之风景区,旅游之胜地也。

 

       是日晨,天朗气清,予等卅余人,于八时左右乘车抵达阿沙汉之金山山麓。首由同学统筹全盘,先作人事分配,然后开始爬登。予属唯一之『贵宾』,有最大自由,于是一马当先,初时好胜心强,犹有青年时之气概。但不及半小时,山径幽荒,前途陡峻,尚未至第一峰,即已步履艰辛,几不能支矣!而诸生早已陆续超越予前,大步迈进。予由领先而变为殿后,既感后生可畏之可喜,又感老当益壮之不易。然天道循环,盛衰存亡,优胜劣败,天演公理,又何所萦于胸怀耶!

 

       既而,入山越深,而山路越陡,予举步更觉困难,几于五步一小憩,十步一大憩。加以两旁杂树密集,不见天日,气压低而带温湿,令人有瘴闷之感;汗流浃背,而食水又不够充分,至身其中,实处于无可奈何之境地。然予意念未尝稍有动摇,鼓足余勇,不达目的,誓不中止。经过整六个小时坚忍终于到达目的地——第二峰。而诸生到达最早者,仅费四小时而已。

 1  

       由于时间关系,予在山逗留仅约一小时,除涧水清凉可口,可以濯缨,余皆遍地丛莽,无可欣赏。野餐以后,旋即全体下山,又由予领先起程。心想下山或较轻便,不似上山时之迟重,然又大谬不然。盖山径崎岖,地多湿滑,稍一不慎,即有颠仆之虞。诸生体壮力强,呼啸而落,自无问题,而予则不能不步步为营也。因之,又经五个小时之久,始安抵山下。由此可知上山难而下山亦不易耳!

 

       予此行虽或有感于爬山之苦,然予并不气馁,下山后,女弟子秀珍戏谓予曰:『十年后余等当再陪老师游此山』。善祷善祝,语意深长,予壮其言,笑而诺之。立此存照,予终将实现此一诺言。

 

       惟在此必须特别一提者,即予此行精神上之慰藉,得未曾有。盖诸生对予之关怀,已达无微不至;上山下山,均有专人陪伴:而予行动迟缓,在未到达目的地前,不少同学不计自己之辛苦,又个别返程迎候至数里之外,沿途呼啸联络,一若怕予失踪也。到后则群拥而上,鼓掌示迎;师生情谊,有如骨肉,纯洁高尚,令人感动。予不禁暗自捋须微笑,飘飘欲仙。较之『飨五鼎,鸣八驺』之味况,不可同日而语也。

 

       予感于此游有浴沂舞雩之风,乃欣然为之记。

 

創作者介紹

培風書苑

培风中学图书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