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之恋』之十一~五育并进

黄润岳

 

         主长培中十年,我最得意的一件事是设立群育这一科,正式计分,列入成绩手册中。群育科的分数亦可作为评定操行成绩的参考。在星马,可能仍是创举。后来新加坡当局也强调课外活动的重要,鼓励提倡,不遗余力。可以说是英雄所见略同了。

 

         其实,群育并不是新奇的。我们早就有五育并进的理论。我记得培风校友会的行政组织,便包括这五股。由此可知:五育并进并不只是学校有此要求而已。

 

         在这进步的时代,科学的发明,日新月异。有许多旧的理论都被推翻。然而,在教育这一门学科中,理论的建立和改进,却是非常非常迟缓的。尽管今天已是太空时代,孔子的许多教育理论,仍是确切不移,毫不动摇的。尤其是在我们华人心中。

 

         就是西洋的教育学说,几十年来,也没有什么特别新异的。有一次,我和严博士元章兄谈天。谈到我们学教育的最辛苦,看了几十年书,仍然是那些固有的理论,不讲自己有所发明,连发现都不可能。不像学科学的!他们在实验室一天,就有一天的成绩,做一月就有一月的收获。

 

         我在伦敦大学教育学院读书的时候,有一位亲戚在伦敦大学工家学院研究原子能。我到他的实验室去谈天,只见他日以继夜的拿些东西在煮。煮到若干程度,便送到化验室去检查。如果不对,又从头再煮。如果煮对了,便把结果记下来。他一面煮,一面烧点开水泡茶喝。不时向我诉苦:抛妻弃子的跑到伦敦来,天天面对着这几个瓶子,想起来真不是味道。无职的时候,竟自己学会了吹制那些实验用的玻璃瓶。可是他只『煮』了一年半的时间,竟拿到了原子能的博士。我在伦敦一年,读了几十本教育理论,每星期上十节八节课,在几个中学和小学实习了好几星期,最后只考到了一张教育文凭,和我同榜的近百人!

 

         我们从事教育工作,在理论方面,只能墨守成规,不易标新立异,在执行方面,当然要注意到时空环境和时代潮流。

 

大马的一般学校,都以智育为主。至于华校,还注重德育。这几乎连体群美三育也包括在内。从前有些华文中学规定:体育不及格要留级。看起来,好像是很重视体育,其实,董教双方多只注重校外竞赛的胜利,常把体育道德忽视了。

 

         我列出的群育,就是学校的课外活动。培中学生有两个活动团体:学术研究会及康乐促进会。这两会对于培中学生离校后的处世处事,有巨大而深厚的影响。比我们从前读书时的学生自治会更好,因为活动范围更大更广。我办学校向来都是尊重学生的(这里要稍微解释一下:所谓尊重学生,就个别学生来说,我尊重他们的自尊——虽然我常不管他们的面子:就整体来说,我尊重他们的正确的意见。因此,我的尊重,决不包含任何迁就、敷衍、不顾尊卑、不分上下的成份),我对于两会的一切,非常重视,而且尽可能支持。

 

         在我还未接任之前,培中董事会已筹足了款项,要成立军乐队。我在龙引做校长时,在董事长郑振中先生热忱支持下,已经有一队相当够水准的铜乐队。后来得到英文教师汤玛斯的协助训练步操,龙引学校铜乐队的操演与变换队形是颇负盛名的。汤玛斯随我一同到培中执教,我便要他继续训练步操,全体新中学生都要练习,以减轻军乐教练的工作。他训练了一批年纪大一点的同学作助教。我希望通过步操的训练,除了养成守纪律服从命令的习惯之外,还要使培中学生能有独特的走路的姿态,因而显示出一种培中学生风度。后来果然有些同学没有穿校服,在有些人一看之下,便会问:你是不是培中的学生?

 

         军乐队在校友何祥三许声瀛两位先生高明指导下,进步神速。初次公开演习时,真使我惊喜不止。接下来就有应接不暇的社团邀约。而董事会又有规定:婚丧喜庆报效学校达两千元者,便派乐队前往。军乐队后来扩展为军铜乐队,改由杨泽波王禄权两位校友负责指导,还受邀灌过两张唱片。军乐队的队员在开始时,还觉新奇有趣。日久生烦,在出队时教练就苦了。好在他们任劳任怨,队员们在他们的热忱感召下,纪律良好,水准颇高,服务精神尤佳。

 

         我到培中的第一年,除了成立军乐队之外,又成立了男童军团,开始时是请呷州童军副总监陈坚国先生来校协助训练。培中原是呷州最先成立童军团的学校,中断甚久。在同学们迫切需要下而复兴,所有的童军,不仅对于有关童军专业的学习很热心,在校内校外的服务方面,更是有口皆碑,尤其是在校庆忙碌的时候,童子军简直是学校的一支御林军,像作战一般,可以不分日夜的指挥。不久又成立了一团女童军。她们与男童军配合得很好。一年一度的营火会,约请全马各友团来参加。规模之大,辦理之完善,用费之俭省,都是无懈可击的。

 

         培中的丝竹乐队也和童军一样,中断已久,也是同一年复兴的。在校友林志国先生指导下,可以和铜乐队媲美。林先生因事不能继续效劳时,由培风校友会接下去,始终能够保持一定的水准。

 01  

         家政原是女同学的正课,我把它改为课外活动,同学可以自由报名参加。有些男同学对此有兴趣,我也准他们参加。还有缝纫,也是课外活动,却没有男同学参加了。

 

         有若干同学喜欢柔道,便成立了柔道会。加上原有的红十字救护队摄影组之类,合共有廿几项。每一项活动,都有一位老师做顾问。有的活动需要聘请校外人士担任指导,都是尽义务的,最多津贴一点车马费。

 

         于是,正式制定章程,将所有各项课外活动列为群育。每位同学必须参加一项。在特殊情形下,始可参加几项。每年开学时发出表格,自由选择,只有新一学生以步操为群育项目,强迫参加。

 

         我如此强调课外活动,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课外活动有学术的,如各科的学会、各种研究会及各种学艺竞赛之类;有康乐的,如华乐、歌咏、舞蹈、铜乐、口琴、戏剧、摄影、园艺等;还有实用的,如家政、缝纫、工艺及电气等。

 

         我们可以利用课外活动来配合课堂学习,训练工作能力,培养服务精神,丰富学习生活,促使身心健康,提倡正当娱乐。

 

     华文独立中学所处之地位及所面对之环境特殊。真是任重道远。如果我们主意要与政府学校争短长,专门致力于参加公共考试,那岂不是失去了创办华文独中的原来宗旨,只不过是替政府多办一间中学而已。政府除了办学术性的中学之外,还有技术及职业学校。我们华文独立中学便得为大多数不会读书不能升学的同学着想。

 

     任何学校,不论是公立或私立,总会有极少数成绩特殊好的,极少数很坏,大部分是中等的。我们无法要求每一个学生都能通过政府的考试。

 

     任何人也都会明白:办学校不是专门为了考试。

 

     我们通过各种课外活动,都是由同学们自由选择的,适合他们的兴趣,使他们对于将来的社会生活现有充分的准备。书读不好还在其次,至少学会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

 

     也有人认为课外活动浪费了许多时间。所谓『浪费』是白白的消耗,没有收获,没有代价。课外活动是有目的有组织、在老师指导下的活动,这不是浪费。

 

     或者说它剥夺了读书的时间。这是少数同学们的藉口。因为我们要求学生每天廿四小时的抱着书本。参加课外活动正是做功课的最好调济。英国有句俗话说:只读不玩,约翰变蠢才。主持两会的工作,多是最繁重费时的。然而历届负责两会的同学,成绩都是很好的。我的儿子在培中读书时,高中三年都负责主持两会的工作,有人说的好:会读书的学生,知道如何分配时间。不爱读书的,反正不爱读,与其无所事事,终日到外面闲荡,不如到学校去参加一些正当的活动。也有人责难说:培中铜乐队满街跑,怎么不会影响会考成绩。这种推理是似是而非的。参加铜乐的目的,不是为了穿着漂亮的制服。挂着各种徽章,专门为了出队游行的。影响会考成绩的因素太多了。

 

     培中的铜乐队和培中旗队,简直成了马六甲州各项庆典中的主力。有口皆碑,无人不晓。这正是培中教育成功的地方。十年窗下无人问的科举考试时代早已过了。

 

     此外,全校同学每人必须参加一项课外运动,也计分列入体育科。培中先后几位体育主任如高隶铨陈国华郑林唐诸位都是上选。不仅本身在体育技能方面能有表现,训练学生也有独到之处。我始终认为体育不是专门为了夺锦标,争荣誉,甚至可以不择手段;因而只偏重培养特殊的运动员,有些运动员就不免有骄傲的勇气,忽视功课,不检点行为。在我主持校政时,就没有给过学校运动代表任何优待,不论是物质方面也好,功课方面也好。功课及格是每一个学生的最低要求。哈佛大学的足球队便全是功课好的学生。

 02  

1970年代单梯叠罗汉全体师生合照,左1及右1为时体育老师陈囯华老师及郑林唐老师。

         这几位体育主任都和我配合得很好。我们希望每一位同学有健康的体魄,有个美的仪态,有相当的运动技能,有合群的观念,更要有良好的运动员风度和体育精神。体育主任除了体育方面的责任之外,在德育和群育方面也得出力。在我的极力邀请下,体育主任陈国华先生还担任过一年训育主任,至今我仍感念。

 

         美育的培养,当然不是靠那几节美术课和教美术的老师。美术只是美育中的一种表达美方式,上课不过是一种技术训练而已。从而可以培养出审美观念和美的感触。

 

         在五育并进中,美育的培养最难。要到完成了求真求善之后,才能求美。这是不可强求的。

 

         美育的内涵,既广且深。外在的要不乱,内在的要不俗。什么是不乱?什么是不俗?如何去达成?那就不易细说了。美的范围广,校服教室布置校园环境……莫不包括在内。美的含义深。画画得好,字写得好,手工做得好,固然是美。一篇好作文,一首好诗,又何尝不是美!进而至于对人生有了解,对宇宙万物有看法,乃可到达一种人格的完成,那便是最高的美的境界。

 

         古人所谓身教,以身作则,用人格来感化,便是培养德育的不二法门。我常在周会中提出四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君子不欺暗室。我自己做不到的,不敢要求人。言和行是必须一致的。除了以身作则之外,还要推己及人。

 

         古人又有所谓不言之教。我想,那就是培养美育了。

 

         我感到我自己所受的六年中学教育,对我的印象甚深,影响极大。我可以说是在那段时间『定型』的,因此,在我从事华文中等教育工作的廿多年中,我一直是战战兢兢唯恐稍有差失;同时我也是竭尽心智,以求能作到最佳的奉献。在今天,我敢大胆讲一句:我从不曾把校长的职位,当作是一种职业。我没有计较过我的薪津待遇,可为明证。

 

         培中的学校范围大,学生人数多,工作繁,责任重,工作时间长。我由龙引转来,薪津并没有增加;有些服务条件也不能比。然而家用开销却大得多了。

 

         在我进入教育界的时候,我已经决心以教育为我的终身事业,轻名薄利,清高自守。后来因为华文中学及华文教育牵引到民族文化存亡,除了尽忠职,还要坚苦奋斗。以传道授业为职志,有殉道不屈的操守。我对我自己的要求是很高的。

 

         我的座右铭是:消极的是不可误人子弟,积极的还要倾一己之全力,促使学生五育并进,蔚为完人。我对我自己也很有信心,所以儿女们都在自己的学校,完成中等教育。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已经忠实地走完了我这一段。回首过去,非常愉快,非常满足。

創作者介紹

培風書苑

培风中学图书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