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之恋』之十二~诗教

黄润岳

        

         不知是那一年,负责校庆献金的同学,在发动宣传的时候,请我做一付对联,作为鼓励。我一口答应下来,就在办公室一挥即就。同学们便请王毅坚老师用红漆写在白布条上,从图书馆楼上挂下来,倒也别致美观。

 

         献金结束之后,校庆到了。又有同学来要我为庆祝校庆做对联。好像有灵感似的,稍作思索,即可成章。

 

         在挂对联的时候,可就发生了问题,同学们不讲对联,连春联也少看到,根本就不知道对联有起边和落边。以看的人做标准,右边是起边,最后一个字一定是仄声;左边是落边,最后那个字必然是平声。他们爬柱头,上楼梯,钉钉子,绑绳子,费尽千辛万苦。结果挂反了,我要他们再挂过。他们倒很天真:那不是一样吗?

 

         我们讲维护华文文化,过节挥春,喜庆撰联,不都是华人的文化传统吗?诗礼传家,而如今的一般家庭,要传诗礼,已非易举。连春联也无处可贴,遑论其他。那么,在学校里,弄点对联,让同学见识见识,也很有意义。

 

         对联看来简单。但是,要讲平仄,要讲对仗,要表达当前的时与事,要具有激发、期望、鼓励、颂扬……的意义,也就不太容易了。因此,有一些社团在节日也列举两句口号,像对联般贴在门前或舞台旁边。

 

         用在献金的对联是鼓励同学们慷慨捐办,用在校庆时的对联是呼吁大家支持独立中学。每年要做两次,要写两次,要挂两次。大家都麻烦。后来我便把两项合写一联。到校庆时,只将献金时的对联,改动一两个字。虽然我要多费一点思考,但是,一联二用,我也觉得很愉快。

 

         图书馆科学馆大楼,上面还有会议厅陈列室,高达五层。从上面沿柱头垂下来,有几十尺。十几个字的联句,写得稀稀落落,非常难看。对联字数太多,两边对仗实在不易找到洽当的词句。可是,写了一次,就不能不写第二次。以后相沿成习,献金和校庆都少不了一付对联。年年要,又不能炒冷饭,变成了我的一重负担。

 

         有一年,迟迟未能提笔。连总务雅山兄也发觉到:似乎少了一点什么。后来,他到我办公室来说:校长,今年还没有对联?我告诉他:做对联并不容易,那里要写就可以写得出来。他无言而退。我也怅然。那天下午,我便独自在操场兜,面对着图书馆大楼,走来走去。原是漫无目的的。怎知不久之后,突然灵感来了。立刻走回办公室,写了一付三四十个字一边的长联,自觉非常满意。而且到校庆时也只要改动一两个字就行了。

 

         如今感到遗憾的就是没有把那些联句保存下来。我连一付也记不得了。有一两联,应时应景,气象恢宏,颇为可取。现在也只是徒呼奈何而已。

 

         除了对联之外,我也为古城及培中写了许多诗。大部分都有存稿,有些还在蕉风或学报发表过。今日重读,更加深了我对古城之依恋,引起我对培中的怀念。有些是为了庆祝校庆而写的。一九六八年培中五十六周年,我写了一套古城之歌,是描绘古城名胜古迹的。关于古务,也就是培中所在地,我有:

 

         古务球场是一片空白

         后面

         参天的古松

         有铜墙

         有铁壁

         五十六年的血汗

         成千成万人的培育

         新的知识

         旧的传统

         交识成华文教育的网

         独立中学的船

         载着沉重的文化柱石

         在逆流中前进

         在顺风中前进

         在险滩上也前进

         两年之后,我又有培中颂来庆祝校庆:

         北国的南风

         三千年的种子

         落地

         生根

         果实是丰满的

         (中略)

        

         木铎在最高的

         红椽绿瓦下

         敲响了

         下一代的黎明

         这一代的希望

 

         一九七〇年校庆,曾以大马为主题,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展览,还约请各华文报及一些定期刊物参加。我们花了相当多的时间精力,展出了有关华文独中的资料,我特别写了一首独中颂:

        

         血与汗的交融

         心与灵的契合

         延续着精神文化

         维护了

         优良的传统

        

         十二年

         茹苦含辛

         没有泪

         只有信心

         眼前是

         含苞待放的花

         满园成熟的果

 

        

         光明照耀着

         数十座强固的堡垒

         光明

         照耀着四方

 

         我最喜欢的,还是一九七三年培中六十周年纪念时,我写的赞禧颂。由培中校友郑亚通先生谱曲,校友会合唱团在校庆联欢晚会中演唱。原词如下:

 

         序曲

         穆穆皇皇兮

         唯我培风 唯我培风

        

         道其南来兮

         唯我培风 唯我培风

        

         源远流长兮

         唯我培风 唯我培风

 

         千秋万古兮

         唯我培风 唯我培风

 

         (一)

        

清风从海上吹来

         花开桃李

         铎震南邦

 

        

         苍松向云霄高耸

         笔参青云

         墨染大鹏

 

         雨化了三千弟子

         弦歌了上国文明

         六十年

         六十年

        

         灯塔的明

         时代的前进的轮

         摇篮 褓母 温床

         人的完成

         完整的人

 

         (二)

         古城斑驳

         马六甲河壅塞

         红墙重新刷粉

         三保井的水

         一样清澈

         一样晶莹

         还有——

         我们的培风

         我们的培风

         历尽风霜而不飘摇

         经过震撼而不飘摇

         接受挑战而不飘摇

         而多难的日子已成过去

         更扩展

         更茁壮

         更雄伟

         更美好

         更蓬勃

         更堂皇

 

         (三)

         米郊堂有如伏虎

         科学馆图书馆屹立如虹

         看啦

         朱虹的檐牙

         支撑着琉璃瓦

         千万条心

         编织成文化的碉堡

         旧的经典

         新的科学

         德与智并进

         体与群谐和

         美化身心

         西楼月满

         东楼日昇

         海风轻拂着南楼

         北楼啊

         更上一层罢

         更上一层

                   尾声

         经往开来是

         我们的目标

        

         承先启后是

         我们的责任

         维护我们的传统

        

         文化的光辉

         照耀四方

        

         维护我们的传统

         文化的光辉

         照耀四方

         照耀四方

 钻禧頌-封面  

         为校庆写对联写诗,局限于有限的题材,有时不免会叫出口号来。培中的校园不大,却很美。尤其在图书馆科学馆落成之后,校舍形成一个口字;前面大礼堂与校门,又另成一个天地。后来我将脚车棚稍加调整。由靠近教堂那边的门进入学校,一条直路通达后面。如果从古务这边进来,站在大门口就可以看见里面的新大厦,大礼堂和邻近的巫校变成了校路两旁的点缀。加上大厦底层是空阔的,从前门就可一直看到最后的那排校舍。从里面看出去,一重一重,既雄伟深远,又不单调。内球场中,有几株大树,到处有石椅,当黄花盛开的时候,诗情画意,俯舍即是。我曾写了一首天女散花:

 

         槐花

         细小又惹人怜爱

         受邀于清风

         落,落,落

         满地 有雪的怀念

 

         童话中

         那纤手轻撒下

         女孩子的梦

         男孩子的遐想

         成年人的解脱

         浅黄的

         阳光便可映透

         一丝丝

         一丝丝

         编织成厚厚的地毯

         盖住了

         什么——儿时的依恋

黄花  

 

         这树黄花,也引起许多同学的灵感。我看到好几篇同学们写的散文,都非常好。校园处处是画,处处有诗。校内外的人几乎天天有来摄取镜头的。我们只看每一年同学们编印的毕业纪念刊,其中校景图片,各有千秋,张张不同。一九七二年度的那本纪念刊,几乎全是图片。负责编排的同学拿来请我题诗。一时兴起,在几天之中,全部完卷。连古城风景在内处总有二三十首。那本特刊中,校园相片分为十部,标题便是『诗一样的培中』,我将那十部配成两句五言:

         夜静园廊美  两绿空寂栏

而且做了嵌字诗作为主题:

         要别了 夜轻轻地来

         静悄悄

         踏进了校园

长廊更美——更长

那些美丽的 翻成记忆

细雨后

绿叶如洗

怕空着的座位

拖着一重重寂寞

凭栏望——

远处有灯 还有火

 

古人云:不学诗,无以言。诗教可以说是华文正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我一生从事华文教育,敢忘诗教。培中十年,当然不止写这些。有的是个人的感叹,有的是朋友的酬和。后来我还写了许多旧诗,有些是勉励儿女的,有的是书怀赠有的。培中董事钟士杰先生,不时与我唱和。我曾填了一阕水调歌头:

 

云聚祝融顶 水泛洞庭中 十年磨剑 赢得两袖

尽清风 往事如烟如梦 南国多风多雨 温暖在 黉宫

教学自相长 桃李应时红

两鬓白 衰齿落 且从容 诚心持铎全力来叩古城钟

约翰山头弔古 宜力海边观浪 古务仰高松

闲来有吟唱 其乐也融融

 

想不到也有一些同学在学写旧诗。旧诗有音韵平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他们送来要我改正,那就颇费心机,记得有位同学还特别用毛笔抄正送来,大概是想表现得更为古色古香罢。至于写新诗或现代诗的,有些已有意境,格调不低,落笔不俗。尤其是理科同学,仍有如此闲情逸致,更为难得。同学们被功课压得透不过起来,再加上公共考试扣得他们不能弹动,在紧张的生活中,仍能保有一点诗意,略具一点诗人的气质,便可提高一点人生的境界。这也是可以意会而不可以言传的事了。从前的读书人以诗书画来培养人格,诗居三者之首,非无由也。如今的读书人,为了文凭,为了考试,当局如此要求,社会如此要求,家人如此要求,如果学校里跟着再加强调,那么,读书人真正是只读教科书的人。难怪大马的许多书店都摆满了各种考试参考资料,与出售唱片或电影杂志为主要业务。

 

我从小就喜爱诗词,限于天赋和时间,诗词始终只是我的生活中一点点缀。好在有这么一点儿点缀,使我不致于过份庸俗。在退休前的那一两年,我写了许多旧诗。退休以后,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意境更为超脱,不时有诗。年纪大一点的朋友,劝我搞旧的,最好是向词方面多下工夫。年纪青一点的朋友,劝我搞现代诗。我们这一代,可以说是幸,也可以说是不幸,因为我们是生活在新旧交替的时代中,东西文化的激荡中。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不是去从取舍,而仍旧是维护与发扬。人有本,水有源,树有根。我写的诗,便是我的诗,新和旧又有什么关系?诗风教化,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那怕不写诗,有一点诗情诗意,也就行了。所以我写诗,就不管新旧。现在抄一阕不久前填的满江红,作为本文的结束:

 

半纪年华 留得住一枝秃笔 有道是 豪情未灭

  壮怀如昔 万水千山频跋涉 五湖四海游踪密

  问老来佳景又如何 花成蜜

千古事 何尝迫 卿国怨 何曾息 历西瀛东土

  北溟南极 朗朗乾坤如是转 茫茫宇宙循常律

  坦心胸犹可对苍天 邀松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培风中学图书馆 的頭像
培风中学图书馆

培風書苑

培风中学图书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